考古新知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通  >

考古新知
沅江赤山岛旧石器遗址考古发掘简介(二)

2016年7~8月,继枫树嘴遗址发掘后, 南益高速公路工程沿线文物点抢救性考古发掘进入第二阶段。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益阳市文物处、益阳博物馆和沅江市文馆所等市县文博单位对位于赤山岛施工范围内调查发现的虎须山遗址、杨腊丘遗址两处旧石器地点同时展开了考古发掘。历时50多天,共计发掘面积550㎡,出土石制品260多件,发掘取得了较大的收获。

虎须山遗址和杨腊丘遗址行政区划同属沅江市新湾镇周公湖村,两地点南北相距约2公里。遗址地处南洞庭湖区凹陷地带内的一个挟持型隆起的狭长形内陆岛屿上,下部砾石层、上部第四纪红土的河流相二元结构堆积普遍发育,局部地段出露有古近纪的紫红色块状泥质粉砂岩基岩;长期地质构造作用使这一区域现今成为沟壑纵横、高低起伏的丘陵地貌,海拔多介于50~90米之间(图一、二)。由于施工方已经开挖的便道在不同区域形成了多个深达数米的地质剖面,因而极大地方便了我们对赤山岛上旧石器遗址的调查和地层剖面的观察。此次遗址的布方主要在施工范围内因势选择地层出露较好、剖面可见遗物的区域,探方以10×10㎡规格为大方,再以2×2㎡规格为小方进行操作。

IMG_4551.JPG

图一 遗址位置

IMG_4553.JPG

图二 虎须山遗址远景

 

两个遗址的发掘区均位于低矮丘陵的西缘斜坡处,揭露的文化层剖面厚4~5米,地层堆积基本相同,也与上一阶段发掘的枫树嘴遗址地层相近(图三):第①层,灰黄色黏土,土质疏松,厚0.2~0.8米;第②层,褐红色粉砂质黏土(均质红土),土质较疏松,厚0.8~1米;第③层,含大量铁锰结核颗粒(膜)的黄红色网纹土,浅黄色网纹细密且多呈竖直状分布,土质较紧密,厚0.5~1.2米;第④层,深红褐色网纹土,铁锰结核颗粒稀少,蠕虫状网纹粗而长,但分布较不密,由上至下逐渐稀疏,土质紧密,厚2~2.5米;第⑤层,鲜红色网纹土,已无铁锰结核,白色网纹短而粗,且分布密,呈蠕虫状分布,土质坚硬,已发掘0.4~0.5米,其下约5米则至底部砾石层。石制品主要出自第③层和第④层上部,第②层中有少量,其余层位没有遗物发现。从出土层位分析,遗址可能有二个不同的人类活动时期,但含铁锰结核颗粒较多的上部网纹红土堆积所对应的阶段应是赤山岛区域古人类活动最为频繁的时间段,年代推测为中更新世晚期至晚更新世早期(年代样品正在送测过程中)。

IMG_4554.JPG

图三 遗址地层剖面

 

两处遗址出土的遗物均为石制品,在遗址中的分布较为稀疏,没有明显规律(图四、五)。其中虎须山遗址发现石制品数量相对较多,占此次发现石制品总量的大部分,杨腊丘遗址仅20余件,但两者石器工业面貌大致相同。对石制品的初步观察,其基本特征的表现为:1)原料以石英砂岩为主,另有石英、硅质灰岩、石英岩,燧石仅为个别。从石制品形态和表面保留的自然石皮等特征,古人类主要选择磨圆度较高的大中型河滩砾石作为石器加工的坯材,这些不同岩性的砾石均能够在遗址底砾层或更老的阶地砾石层中找到(图六),岩性种类和比例亦大致接近。2)石制品类型包括砾石(35﹪)、石核(26﹪)、石片(13﹪)、断块(21﹪)和工具(5﹪),不见打击类产品(石锤、石砧)和碎屑,是一套不太完整的石制品技术组合(图七)。3)石制品尺寸以大、中型居多,小型产品较少且主要为部分石片和断块,没有巨型标本;工具中绝大部分标本为大型,个别为中型。4)石核以双台面居多,单台面和多台面有一定数量,石片也多属于初级剥片阶段的产品,显示出非预制的简单剥片策略,较低的原料和剥片利用率。5)工具数量少,其组合包括砍砸器、手镐、手斧和刮削器(图八),以砍砸器数量较多。石器修理仅见直接锤击法,加工程度较低,但其中的一件手斧经过两面修理而显得相对较为精细和规范。

IMG_4555.JPG

图四 杨腊丘遗址发掘场景

IMG_4556.JPG

图五 遗址发掘现场

IMG_4557.JPG

图六 古河床砾石原料

IMG_4558.JPG

图七 石制品出土现场

IMG_4559.JPG

图八 发现的手斧和手镐

 

综合以上信息,并结合遗址其它方面的特征,我们通过对赤山岛旧石器遗址的调查和发掘能够在以下一些方面促进湖南地区旧石器时代考古的研究。

遗址成因的分析:对遗址形成原因的分析应是在开展遗址人类行为研究前需要探讨的重要问题,但目前在湖南旧石器考古研究中并未重点论述。虎须山遗址和枫树嘴遗址在发掘中均科学地采集了石制品三维坐标和出土产状等信息,也发现有较多数量的石制品,因而可以作为评估洞庭湖地区旧石器遗址埋藏过程分析的个案。以虎须山遗址为例,石制品的组合和废片尺寸分布,以及器物的产状信息表明该地点受到了片状水流的改造作用,可能来自于遗址附近更高处位置的流水。石制品轻度(30﹪)、中度(50﹪)和重度(20﹪)磨蚀以及中度、重度风化占了50﹪以上的情况也说明遗址形成过程有着较大的自然因素影响。但综合看来,遗址并非异地埋藏类型,仍基本属原地埋藏。

石器工业性质的研究:湖南中更新世—晚更新世时期的旧石器工业性质究竟是属于技术模式1还是模式2,以往的研究中并没有对这个问题明确的阐述,尽管目前在学术界这些问题仍存在很大争议,但该问题的深入分析无疑有益于进一步在全球格局中来重新认识湖南旧石器工业的地位及对相关问题的探讨。虎须山遗址和杨腊丘遗址相对完整的石制品组合给我们探讨其技术类型性质的特点提供了一个较好的切入点。遗址出土有较为典型的手斧、手镐等模式2技术因素的产品,虽然数量和比例低,但考虑到遗址的发掘面积有限,以及在邻近区域发现过数量更多的典型似手斧等阿舍利技术产品等情况(如澧水流域鸡公垱遗址发现有手斧、手镐、石球和薄刃斧;资水流域益阳电厂调查发现有原手斧和手镐),我们认为赤山岛旧石器遗址的石器工业可以归为似阿舍利的模式2石器技术体系。不过这种技术模式中的石核类型和废片等特征仍旧延续了模式1(奥杜威类型)的技术特点,因而它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中国的本土特色。

栖居形态的探讨:前期和发掘过程中的调查,表明赤山岛所在区域旧石器地点数量丰富,分布面积大,但从剖面出露和采集的石制品可以看出每一处旧石器地点的石制品数量较为有限,发掘面积600㎡的枫树嘴遗址出土500多件,发掘面积400多㎡的虎须山遗址出土200多件,杨腊丘遗址中仅有20余件,其中还包括占有一定数量的砾石。对已发掘遗址中的石制品的分析亦显示古人类在这些地点进行了简单的剥片、工具制作,可能也进行了短暂的临时性消费,一些打下的石片和修理好的工具可能最终还被带离了遗址。因此以上这种遗址和遗物的分布特点显示出了早期人类在此生存的特定适应性策略,体现了河流、湖盆环境下的栖居形态特征,生活在遗址上的先民可能采用了一种环状的频繁迁居移动策略


*本文来自湖南考古


主办:益阳恒盛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地址:益阳市赫山区滨江路
电话:18684766567  邮箱525157871@qq.com
备案号:湘ICP备17000744号 技术支持:迪赛科技